X

★重庆时时彩网☆

一天只晓得撇起个杀猪刀刀到处跑

 
“你一天只晓得撇起个杀猪刀刀到处跑,没得本事,你为哪样不拿起刀刀去找石代表?吓他噻!你来日弄我!为细娃当知青的事,老娘又不是没去闹过、哭过、滚过,石代表说我是破坏上山下乡,吓得我爬起来就跑!”他反被老婆奚落了一顿。
 
    赵四方子拿他老婆无法,也恨自己瞎起个眼睛投胎,钻进了杀猪人家。他叹了口气,无奈地裹上一支草烟,塞进了老烟杆,边抽边吐口水,一肚子的气。
 
    “你这头老母猪,生他恁多细娃,像一串猪崽崽,没他妈的一个让老子省心”!他抱怨老婆生的太多,说罢呸了一大啪口水。
 
    “你狗日不种,老娘生得出来不?未必细娃是从岩头缝缝里憋出来的!你想不到办法,来怪老娘生多了,找老子发脾气!”老婆更有力地回击了他。接下来又是一顿恶毒地咒骂,骂得赵四方子狗血淋头,再也不敢吱声。
 
    “ 遛,遛遛,遛……”门外传来了一阵非常熟悉吆喝猪的声音,“这不田荞粑吗?对!田荞粑,是他,怎么就没想到他呢?我曾经在一次洪水中救过他一命,他还称我为恩人呢,嗨,有办法了”!赵四方子心里为之一振,他立即甩掉烟杆,走到老婆面前,伸出手来:“快给我两块钱,我有急用”!
 
“你是不是疯了!要这么多钱做啥?我没得”!老婆头一转,看都不看他;
 
“你个傻婆娘,你晓得不?田荞粑和我关系最好,他是村上石代表的亲舅子,我想请他去石代表那里打个招呼,为细娃招工的事说句话,肯定管用”,他提示老婆;
 
“那你还不快去,说句话要恁多钱,要买多少菜和盐巴,你晓得不”?老婆抠门也是被逼出来的;
 
“我是去求人,得送点礼吧!买两包‘飞雁’烟要五角,你不可能去买九分钱一包的‘铁牛’烟噻,一斤包谷酒要七角,割斤肉要八角,不可能空起个手手去噻”!老婆听了言之有理,很不情愿地从内衣右边的下口袋里,摸出用白布层层包裹的一小卷钱来,食指上沾点口水,捻出两块钱:“拿去,礼送了,田荞粑要是事情办不好,他狗日要买耗子药吃!一辈子生不出细娃来”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 
 
    一切准备就绪,晚上,明月星稀,冷淡的月光从他家破烂的房顶筛下来,有如丝丝希望穿透着赵四方子。他第一次要去送礼,得做像点,便小心翼翼地包裹好肉,一块膘厚的宝肋肉,然后与烟酒一起放进提篮,用报纸盖好,生怕别人看见,尤其是在家的三个细娃,他家已有九个多月没沾肉味了。
 
    来到田荞粑家,门半掩着,没关,屋里的灯光有些灰暗。他推开进入,立即从卧室的窗户发现两个正在搂抱的影子,他知道是怎么回事,故意“哼”了一声;
 “荞粑,要睡了吗?我有点事找你”,隔了一阵子,田荞粑才衣着不整地出来,
 “方子大哥,有哪样事嘛?不能明天说吗?黑更半夜的,我正要实施造人计划呢”!显得有些不耐烦。
 
     赵四方子心里明白;“荞粑结筒肥子妇人,三年多了,肚皮老是鼓不起来,找了些秘方,吃了很多药,就是不见效,他着急,恨不得一夜把老婆肚皮整大,生出个一男半女来,难怪有人阴到起骂他要绝后”。
 
    堂屋的电灯打开,田荞粑一眼就看到报纸遮掩的提篮,顿时两个眼珠子都鼓了出来,直冒火光,一下子就明白,赵四方子来目的,他早就知道招工的事,他最擅长的是,察言观色,利用他姐夫村代表的权力,捞取好处,因此街邻又送他一个绰号——“田扒皮”。
 
    “不就是点招工的小事吗?我知道,你就是不开口,我也要帮忙,你我是什么关系?老兄!包在小弟我身上,明天我就去给姐夫哥说一声,不是我款大话,他敢不听我的,叫他耳朵灌脓,晚上跪搓衣板,你就回去等到领《招工表》吧”!田扒皮吹毛求疵、油嘴滑舌,还在胸膛上连拍几下。
 
    赵四方子紧绷的神经顿时松弛下来,他庆幸找对了人,两块钱没白花,关键时候,还是靠朋友,这下他可以在老婆跟前说句大话了......
 
   “那我就不耽搁你造人了,顺便带了点小东西,还请你收下”,说罢就把提篮的报纸揭开,取出烟、酒、肉,放在桌子上,提起空篮子,一脸的欢喜,转身就走。
 
“四方大哥,那我就不送了,你慢走”,田扒皮早就想他放下东西滚蛋。

编辑:刘梦